SFM·一个人的电影院|我的眼睛里没有星星闪光因为它们在太空中

 

  原标题:SFM·一个人的电影院|我的眼睛里没有星星闪光,因为它们在太空中闪烁

  今天我们把主题聚焦在一个特殊的群体——身体残障人士。因为《健听女孩》拿下了奥斯卡最佳影片,残障人士在电影圈再一次引起了大量关注。

  凭借《健听女孩》成为第一位获得奥斯卡的听障男演员特洛伊·科特苏尔在采访中称跟玛丽·马特琳的合作是一种荣幸。“很高兴在一张照片中有两个失聪的奥斯卡奖得主。想象一下,为什么不呢?”这似乎是一张具有“传奇性”的合照,两位获得奥斯卡的听障演员相拥在一起,展示了任何努力生活的人,都值得灿烂的人生。

  这位戏份不多的母亲扮演者玛丽·马特琳拥有着更为传奇的人生。她是第一位获得奥斯卡的听障人士,也是奥斯卡历史上最年轻的最佳女主角获奖者,还是四位初涉银幕就获得奥斯卡小金人的女演员之一,这些荣誉来自她的《失宠于上帝的孩子们》。

  玛丽在特殊学校上学的同时,加入了国际聋人艺术中心(ICODA)儿童剧团,7岁时便登台出演《绿野仙踪》里的Dorothy,也是在ICODA的表演生涯中,她被导演亨利·温克勒发现,有了自己的电影处女秀——《失宠于上帝的孩子们》。

  今天的“一个人的电影院”,电博君就借由《失宠于上帝的孩子们》开始,推荐四部由真实的残障人士出演的影片。

  玛丽扮演的萨拉·诺曼,是一所聋哑学校的清洁工,她相貌出众,非常聪明,但性格孤傲,是学校里的“不敢惹”人物,然而学校的新来的老师詹姆斯·利兹却被她深深吸引住了。他们的关系不断发展,但最终逐渐分崩离析,在萨拉看来,与听力正常的詹姆斯本身就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她不能陪詹姆斯欣赏古典乐,詹姆斯也不能理解她的处境。

  童年的创伤让萨拉拒绝尝试开口说话,她想要读大学、想要找工作、想要爱情,但唯独不想要说话,她用愤怒掩饰着自己的恐惧和孤独,而詹姆斯极力想要萨拉开口说话,像他的学生们一样,而萨拉把这当作一种听力正常人士对听障人士的压迫。

  电影之外,玛丽出版了几本书,是聋人、残疾人和艾滋病儿童权利的坚定倡导者,也是隐藏式字幕的坚定支持者(美国电影院放映英语电影时大多没有开放式字幕需要依靠影院提供的字幕眼镜或者其他外置字幕设备观影)。由健全的演员饰演残障人士一直是个饱受争议的话题,因为每一个这样的角色背后,都意味着一位残障演员失去了工作机会。《健听女孩》筹备期间,除了玛丽的角色,投资人反对使用真正的听障人士演员饰演。玛丽得知后用退演作为威胁,直到投资人同意所有听障人士角色均由听障人士饰演。

  19岁的听障女演员米利森特西蒙兹最为人熟知的是在《寂静之地》中的精彩表演,也是剧组的手语指导,她凭借该片入围第24届评论家选择奖电影类最佳青少年演员奖、北美广播影评人协会最佳青年演员奖。

  但对于她来说,她的生活因早期拍摄的《寂静中的惊奇》而改变。这部电影将两个相隔50年的故事交织在一起,每个故事都讲述了一个孩子的追求。1927年,年轻的聋哑女孩罗丝从她父亲的新泽西家中跑出来,寻找她的母亲;1977年,最近成为孤儿的本因一场意外而失聪,从明尼苏达州的家中跑出来寻找他的父亲。这部影片获得了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提名,米利森特也获得美国评论家选择电影奖最佳青少年演员提名。

  “拍完那部电影,我们去了法国的戛纳,走上楼梯后我转身,我可以看到每个人都在看着我——所有的摄影师等等——那一刻真的改变了我的生活。它让我意识到我想为我的职业生涯做这件事。”

  《推拿》改编自毕飞宇的同名小说,聚焦在南京一家盲人推拿店“沙宗琪推拿中心”中,从生活、爱情和梦想等各方面描述了几位盲人推拿技师内心深处的挣扎,讲述了耐人寻味的情感体验和生活中的喜怒哀乐。

  盲人女孩张磊在南京中医药大学读大二时,被导演娄烨选中出演电影《推拿》中的小孔一角。在剧组中,娄烨将专业演员与现实生活中的盲人(或半盲人)混在一起,因此,对于用真实样本来表演盲人的演员来说,这是相当具有挑战性的。但娄烨认为这次大胆的尝试非常值得:“盲人演员的表现出乎我的意料。他们非常棒、非常灵敏。正因为他们看不见,所以都是用心在展现。”

  当残障角色总被用来唤起同情和怜悯时,有人把它变成了浪漫,韩国导演李承俊带着摄影机缓慢地走进了蜗牛——只能靠触觉感知世界的盲聋人士——的星球。

  周永成是一位盲聋作家,他用心感受孤独,他坐火车穿过一个又一个的隧道,感受模糊的光感变化,他说山一定很空虚吧,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洞;第一次看见海,他说海像是有风的冰箱,他和树约会、感受被沙子包裹、下海游泳……

  尽管他的世界没有光亮没有声音,但他仍然会去学习打字、参加考试、报名写作大赛,脊柱畸形的妻子何苏成为他的眼睛和耳朵,他们靠着手指的触碰对话。影片没有惊喜的转折和轰动的故事,它只是默默地跟随着永成的世界,跟随着他的诗,在幼年即丧失听觉和视觉之后,永成描绘出了那个独属于他的世界。

  突如其来的疫情,漫长的居家时光,让原本快节奏的生活一下子放慢,我们有了更多与自我相处的时光。

  对爱电影的人而言,这也是远离电影院的时光,好在电影不会远离。不如借由这段时光,在家独自欣赏好电影,让家成为我们一个人的电影院。

  电博学术赏恢复之前,电博君会每周三推出“一个人的电影院”,和大家分享本周我的观影片单,陪伴大家度过“私我”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