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眉峰显露吴敬中叫停李涯:余则成和翠平被抓站长和夫人怎么跑得

 

  原标题:峨眉峰显露,吴敬中叫停李涯:余则成和翠平被抓,站长和夫人怎么跑得掉?

  在军统天津站中层干部中,吴敬中最信任的人还真不是他的亲传弟子余则成,这是因为余则成身上的疑点太多了——青浦特训班教官吴敬中如果真那么糊涂,早就被日本鬼子干掉了,更不可能当上天津这样一流大站的站长。

  吴敬中最信任的人无疑是佛龛李涯:陆桥山脑后有反骨,总是看着站长的宝座垂涎三尺;马奎是个混不吝,而且还曾变节投敌;只有李涯是自己一手栽培的秘密特工,忠诚度绝对毋庸置疑。

  但很奇怪的是每当李涯抓住余则成的破绽,可以发出致命一击的时候,吴敬中一定会站出来搅局,弄得李涯有劲没处使,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包上。咱们今天的话题,就是如果没有吴敬中搅局,李涯能否斗过余则成?如果没有吴敬中护着,是不是李涯至少已经把余则成抓住两次了?

  这答案可能是显而易见的:峨眉峰显露征东,吴敬中叫停李涯的真实原因其实很简单:余则成被抓,站长夫人怎么跑得掉?如果站长夫人卷入其中,吴敬中怎能全身而退、怎肯置身事外?

  在李涯最接近成功的一次,他即将抓住余则成,却因为一句错话激怒了吴敬中,让吴敬中不能不心生寒意:翠平被抓,夫人咋办?

  李涯之所以能设圈套扳倒陆桥山,是因为吴敬中早就看陆桥山不顺眼了,而李涯之所以有证据在手也扳不倒余则成,是因为吴敬中与余则成有共同的利益:只知道埋头苦干的李涯,不懂得斯蒂庞克定理和玉座金佛定律,说白了也就是不懂职场之水有多深——拔出学生余则成这颗萝卜,出现的大洞让老师吴敬中如何弥补?站长大人的车子、房子、票子、条子,还有余同学淘换来的宋代夜明珠,岂不是要一股脑被查出来上交?

  我们看《潜伏》,总觉得他不仅仅是一部谍战剧,而是更像一部历史剧、职场剧,甚至完全可以当做放在任何朝代都能对号入座的《官场现形记》。

  吴敬中有意无意地掩护余则成,其实也是为了自保。在吴敬中看来,谁是峨眉峰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峨眉峰不能是余则成——特别是活的峨眉峰余则成不能落到任何人手里。

  于是在“地主王占金事件”中,吴敬中不动声色地让余则成这个运动员当了裁判:“地主和农民的事情,委员长都管不了,你管得了吗?”

  本来李涯调查余则成,吴敬中是知情的:“这事儿是有点奇怪,审一审吧,那边过来的人总能了解点什么。”

  但是一听余则成已经参与进来,并且就坐在李涯身边,吴敬中的口气马上就变了:“你就让余副站长自己决定吧,又不是什么正经的事儿,就让他看着办吧!”

  吴敬中这个急转弯,平稳而又不露声色,把职场老司机的经验技能发挥得淋漓尽致:余则成不是不可以查,但不能是我让查的,即使余则成被查出问题,也不能恨我,只要他不恨我,即使他进去了,也不会把我咬出来。

  面对这样的站长,李涯也只能眼看着煮熟的鸭子飞了——只要王占金一开口,翠平的身份就彻底暴露,余则成自然也跑不掉:别人能认错,自己的老婆也能认错?你跟这位女游击队长天天摇床,还说不是一伙的,谁信?

  王占金就在吴敬中眼皮底下被余则成带走了,李涯一番心血付之东流,余则成长舒一口气,吴敬中也算了却了一桩心事。

  但是李涯并不甘心,他一计不成又设一计,那就是我们熟知的“翠平徐宝凤录音带事件”。

  李涯的计划很周密,但是他却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站长夫人梅姐牵扯进来。

  或许在李涯看来,把梅姐牵扯进来可以当一个最有力的证人,但是他却忘了:在吴站长眼里,还有比玉座金佛和斯蒂庞克轿车更珍贵的东西,那就是他相濡以沫的结发妻子梅姐。

  多年的同甘共苦,吴敬中与梅姐的关系已经不仅仅是夫妻,他们更像血脉相连的骨肉至亲,甚至是对方身体的一部分——吴敬中拼命捞钱,还不是为了让梅姐过得更好一点?

  什么玉座金佛、斯蒂庞克轿车,吴敬中拿到手第一时间都交给了梅姐,这说明他们一个是搂钱的耙子,一个是装钱的匣子,谁都没藏心眼儿。

  尽管李涯已经拿到了录音带,吴敬中还是没有第一时间下令抓捕余则成并展开应有的搜查,而且余则成匆忙间制造出来的李涯“罪证”,根本就经不起推敲:有些话是牢房中照着词儿念的,有些话是面对面说的,以青浦班教官吴敬中的听觉,岂能听不出背景声音不一样?

  在职业特工耳朵里,原版录音带和复制的录音带是有显著差别的,吴敬中只需下令让李涯和余则成交出原始录音带,那就真相大白了——李涯交得出,余则成现做也来不及。

  但是李涯在向吴敬中举报的时候,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他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您看着办,如果要是再宽进宽出,我就去南京!我就不相信,一个堂堂的中校副站长的老婆是匪谍,他会全身而退!”

  李涯此言一出,吴敬中当时就拉下脸瞪起了眼睛:“去南京?你认为我会包庇他?嗯?”

  读者诸君肯定从李涯那番话中听出了许多绝对错误的地方,也难怪吴敬中有点压不住心头的怒火。

  中校行动队队长敢对少将站长这样说话,简直就是作死的节奏,更何况这是在家法森严的保密局(军统)。吴敬中没有拔出枪来把李涯击毙,已经算是很有涵养的了——就是换在普通单位,李涯离卷铺盖走人也不远了,马奎和陆桥山就是前车之鉴。

  被激怒的吴敬中给了余则成充足时间,让他们对好了台词儿、做好了录音带、干掉了重要证人谢若林。

  抓余则成的时候不紧不慢,但是一旦余则成拿出并不能证明自己清白,而只能说李涯也有嫌疑的录音带之后,吴敬中倒是快刀斩乱麻,在谢若林和徐宝凤同时神秘失踪的情况下释放了翠平:“余太太,别往心里去。”

  按照常理,吴敬中一定会发现谢若林和徐宝凤的失踪,一定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操控,以他的能力,找出这两个人并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吴敬中匆忙给“录音带事件”画上句号,就是不希望徐宝凤出现——如果徐宝凤指认跟翠平一起救自己还有一位贵妇人,吴站长可能有一千张嘴也解释不清了。

  翠平全身而退,李涯从楼上摔下来死不瞑目,吴敬中则领着余则成,两袖金风地踏上了新的旅途,这结果是余则成希望的,也是吴敬中希望的。死不瞑目的李涯可能连领抚恤金的人都没有,这笔钱也给天津站剩下了。

  我们看李涯余则成斗智斗勇,其实都没跳出职场圈子。真正起决定作用的不是李涯手里有多少证据,也不是余则成做事滴水不漏,决定权永远掌握在吴敬中手里:吴敬中说马奎是峨眉峰,那马奎就是峨眉峰,至于马奎家那个红杏出墙的峨眉峰夫人,爱哪去哪去(居然不抓):吴敬中说余则成心重手不狠,那么余则成就不能留下来潜伏,而是要表态“听老师的安排”。

  这就是吴敬中与李涯余则成之间看似复杂实则简单的关系,李涯之所以处处吃瘪,就是因为他不像余则成那样,能给吴老师带来宋代的夜明珠、陈纳德坐的斯蒂庞克轿车和一尺多高的玉座金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