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地理学堂:扎卡和沙奇里瑞士队内为什么那么多巴尔干军团?

 

  进入21世纪以来,瑞士足球进步明显。法国、意大利、西班牙、阿根廷和巴西都曾在瑞士身上吃了苦头。这支让世界豪强闻风丧胆的瑞士队,拥有不少来自巴尔干的球员。

  如今的这支瑞士国家队,扎卡、沙奇里、泽奇里(塞尔维亚的科索沃地区,阿尔巴尼亚后裔)、塞费罗维奇(波黑裔)、加夫拉诺维奇(克罗地亚裔)都来自巴尔干半岛国家。

  上期的足球地理学堂,我们走进了瑞士,了解了瑞士四种官方语言的关系。瑞士的四种语言中,德语属于印欧语系日耳曼语族的一支。法语、意大利语和罗曼什语属于印欧语系-罗曼语族的一支,彼此互通度很高。

  巴尔干地区所使用的克罗地亚语,波斯尼亚语和阿尔巴尼亚语,或属于斯拉夫语族(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或自成体系(阿尔巴尼亚语)。与德语、法语和意大利语差别非常大。那么,瑞士的这些巴尔干军团从何而来呢?足球地理学堂,我们继续走进瑞士,了解瑞士和巴尔干军团背后的故事。

  除了上文我们提到的扎卡、沙奇里、塞费罗维奇、加夫拉诺维奇等巴尔干球员之外,瑞士队内还有很多外籍血统的球员。例如效力于多特蒙德的阿坎吉(尼日利亚)、效力于门兴的恩博洛(喀麦隆)和效力于尤文图斯的扎卡里亚(民主刚果)都有非洲血统,R罗是西班牙、智利混血。

  虽然瑞士有很多球员都有移民背景,但瑞士从来不是一个移民国家。位于欧洲中部的瑞士国土面积只有4万平方公里,仅比我国的海南省面积略大。人口850万,还比不过北京市的人口。

  瑞士却因为其1814年确立的永久中立国地位、优美的自然风景以及发达的国家经济,吸引了全世界各地的富豪来此定居。持有瑞士护照,可以免签152个国家,护照含金量非常高。

  但是,一个外国人要想获得瑞士的护照,却是难于上青天。我们知道,瑞士是一个四种语言并立的国家。如果一个申请人想获得瑞士护照,至少要在德语、法语和意大利语当中掌握一门。比如某甲选择了意大利语,仅仅停留在会说是远远不够的,移民官员要考查他的意大利语书面使用,必须要达到书写无障碍。

  除了语言关之外,一个外国人要获得瑞士国籍,需要在瑞士不间断生活至少10年,拿到C居留证才能申请入籍。而且,瑞士的入籍要求申请人在瑞士的某个州或者半州连续生活2-5年。

  如果是8-18周岁的外国青年,居住年限可以加倍计算。比如一个10岁的少女,在瑞士只要不间断生活满5年,就可以申请C居留证。

  想加入瑞士国籍,成为瑞士人。移民关于还要考查这个人对瑞士人的生活方式、国家法律法规和国家安全政策的理解。很多人都卡在这项考查上。瑞士从来就不是移民国家。

  瑞士虽然对于移民要求近乎严苛。但是对于特殊人才却可以网开一面。例如足球人才。我们知道,足球是最受欢迎的体育项目,很多来瑞士打工的移民后裔都选择了踢足球。对于这些足球人才来说,入籍程序会相对简单。这正是非移民国家的瑞士拥有大批“移民”背景的球员原因。

  瑞士的移民军团中,来自巴尔干的球星占了大多数。除了上文我们说的扎卡、沙奇里、塞费罗维奇、加夫拉诺维奇之外,瑞士前球星还有不少来自巴尔干地区的球员。例如贝赫拉米来自塞尔维亚的科索沃自治省;森德罗斯是塞尔维亚和西班牙混血;哲马伊利来自北马其顿的阿尔巴尼亚裔。

  这一切的一切,还要从巴尔干半岛地区的一个重要国家——南斯拉夫说起。1918年到2003年,巴尔干半岛出现了南斯拉夫的国家,这个南斯拉夫的国家,除了保加利亚之外,所有以南斯拉夫为主体的地区都加入了南斯拉夫(1918-1992)。

  然而,这个叫做南斯拉夫的国家,就是巴尔干民族矛盾的结合体。塞尔维亚的科索沃自治省和北马其顿西部地区以阿尔巴尼亚人为主。他们与塞尔维亚人、保加利亚人(北马其顿被认为是保加利亚人的分支)有着宗教、民族的冲突。

  南斯拉夫境内的南斯拉夫人,因为历史上皈依了不同的宗教,主要分离为塞尔维亚人(东正教)、克罗地亚人(天主教)和波斯尼亚克人(伊斯兰教)三大民族,三个民族主要分布地区,就是波黑。

  因为错综复杂的民族、宗教矛盾,南斯拉夫成立之时,就矛盾重重。二战后,南斯拉夫铁托时期维持着相对的平静。1980年铁托去世后,南斯拉夫在内暗流涌动。80年代末,受苏东剧变的影响,南斯拉夫的民族分裂势力趁机抬头,南斯拉夫境内的民族冲突此起彼伏。

  1992年,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马其顿(北马其顿)和波黑相继宣布脱离南斯拉夫联邦独立。波黑的独立却引发了长达3年的内战。因为波黑独立是在塞族代表集体抵制的情况下发动的。

  另外一个地区,就是蠢蠢欲动的科索沃地区。该自治省虽然划给了塞尔维亚,但主体民族却是阿尔巴尼亚人。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人一直希望脱离塞尔维亚独立。但科索沃对于塞尔维亚来说意义重大,因此,南斯拉夫当局拒绝承认科索沃独立。这使得当地的民族矛盾也十分尖锐。流血冲突频发。

  从1992年到1999年的战争,使得大批南斯拉夫的塞尔维亚人、波斯尼亚克人、克罗地亚人和阿尔巴尼亚人被迫离开了世代居住的故乡,前往瑞士、奥地利、西班牙等国家避难。瑞士虽然对于移民要求严苛,但对于早早展露足球天赋的孩子却抛出了橄榄枝,鼓励他们入籍为瑞士踢球。

  这些孩子们,有的出生在瑞士。例如扎卡兄弟(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裔)、拉基蒂奇(克罗地亚)、塞费罗维奇(波黑)、加夫拉诺维奇(瑞士、克罗地亚),按照国际足联的规则,他们既可以选择为瑞士踢球,也可以选择为自己的母国效力。拉基蒂奇选择了为克罗地亚踢球。

  扎卡兄弟比较特殊。因为2016年欧洲杯预选赛之时,科索沃没有得到欧足联和国际足联的承认,因此,扎卡兄弟的弟弟,也就是效力于阿森纳的扎卡选择了瑞士,哥哥陶兰特-扎卡选择了他们的精神祖国阿尔巴尼亚。2016年法国欧洲杯,瑞士和阿尔巴尼亚同组。这就出现了扎卡兄弟效力于不同的国家队的情况。

  2016年法国欧洲杯名场面——瑞士vs阿尔巴尼亚。哥哥陶特兰扎卡(红)vs弟弟扎卡

  有的球员,例如沙奇里出生在塞尔维亚的科索沃自治省的格尼拉内。因为避难,不到1岁随着家人移民瑞士。从小展示出足球天赋。按照国际足联的规定,沙奇里已经在瑞士生活满5年,因此可以取得瑞士护照,代表瑞士征战世界杯、欧洲杯的条件。

  沙奇里刚出道时,科索沃未被国际足联和欧足联所承认。他对于塞尔维亚没有一丝认同感,阿尔巴尼亚长期处于欧洲鱼腩的地位。相比之下,代表瑞士踢球更容易站在国际大赛舞台上。沙奇里在国家队的选择上,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瑞士而非阿尔巴尼亚。

  另外一个例子就是前深圳外援哲马伊利。他出生在北马其顿西北部的泰托沃。这座城市是北马其顿的阿尔巴尼亚人聚居区。他本人拥有北马其顿和瑞士的双重国籍。在国家队选择上,他选择了瑞士而非当时实力孱弱的北马其顿。

  今天的足球地理学堂,我们跟随着扎卡、沙奇里、塞费罗维奇的脚步走进了瑞士,了解了瑞士和巴尔干军团背后的关系。

  瑞士是低潮之中的中国球迷的一线希望。因为在瑞士苏黎世草蜢俱乐部,拥有两名中国球员,一位是李磊,另一位则是贾博琰(现租借至克罗地亚乙级联赛效力)。你可知道,苏黎世,不仅仅是瑞士的金融之城,也是国际足联总部所在地。下期足球地理学堂,我们将走进苏黎世,了解这座城市和国际足联的关系。